许三观卖血记 | 谁还再要我的血?!
2018-08-31 20:00:00
今日领读要点:他的泪水在他脸上纵横交错地流,就像雨水打在窗玻璃上,就像裂缝爬上快要破碎的碗,就像蓬勃生长出去的树枝,就像渠水流进了田地,就像街道布满了城镇,泪水在他脸上织成了一张网。
许三观卖血记 | 谁还再要我的血?!
17:33

主播  |  昂九

编者  |  飞扬的尘

音频.gif

640-190许三观卖血记gif10.gif

「 这 是 好 书 共 读 陪 你 共 读 的 第 64 本 书 」

新版好书共读已上线

晚安故事 | 精品领读 | 每日听书

点击上方栏目名称,阅读更多好书

【点击此处,订阅本书

每晚八点,陪你读书!




  今日读书日签  

领读日签0831.jpg


亲爱的好书共读栏目书友们,很高兴遇见你。


许三观为了给一乐医治肝炎,一路卖血来到了上海。一路之上,可谓九死一生。一乐的病医治好了,生活似乎一片美好。回首往事,心血来潮,这次,为何他还要再卖一次血?


下面开始今天的共读:谁还再要我的血?!

本次推荐阅读时间20分钟,覆盖原书的第 246页到  254页。



  


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时,脸上挂满了笑容,笑容使他脸上的皱纹像河水一样波动起来,阳光照在他脸上,把皱纹里面都照亮了。他就这么独自笑着走出了家门,走过许玉兰早晨炸油条的小吃店;走过了二乐工作的百货店;走过了电影院,就是从前的戏院;走过了城里的小学;走过了医院;走过了五星桥;走过了钟表店;走过了肉店;走过了天宁寺;走过了一家新开张的服装店;走过了两辆停在一起的卡车;然后,他走过了胜利饭店。

许三观走过胜利饭店时,闻到了里面炒猪肝的气息,从饭店厨房敞开的窗户里飘出来,和油烟一起来到。这时许三观已经走过去了,炒猪肝的气息拉住了他的脚,他站在那里,张开鼻孔吸着,他的嘴巴也和鼻孔一起张开来。

他已经有十一年没有卖血了,今天他又要去卖血, 今天是为他自己卖血,为自己卖血他还是第一次。他在心里想:以前吃炒猪肝喝黄酒是因为卖了血,今天反过来了,今天是为吃炒猪肝喝黄酒才去卖血。

坐在供血室桌子后面的已经不是李血头,而是一个看上去还不满三十的年轻人。年轻的血头看到头发花白、四颗门牙掉了三颗的许三观走进来,又听到他说自己是来卖血时,就伸手指着许三观:“你来卖血?你这么老了还要卖血?谁会要你的血?”许三观说:“我年纪是大了,我身体很好,你别看我头发白了,牙齿掉了,我眼睛一点都不花,你额头上有一颗小痣,我都看得见,我耳朵也一点不聋, 我坐在家里,街上的人说话声音再小我也听得到!”

年轻的血头说:“你的眼睛,你的耳朵,你的什么都和我没关系,你把身体转过去,你给我出去。”

许三观说:“从前的李血头可是从来都不像你这么说话!”

年轻的血头说:“现在李血头死了! ”

许三观说:“我知道他死了,三年前死的,我站在天宁寺门口,看着火化场的拉尸车把他拉走的。”

年轻的血头说:“你快走吧,我不会让你卖血的, 你都老成这样了,你身上死血比活血多,没人会要你的血,只有油漆匠会要你的血……”

年轻的血头说到这里嘿嘿笑了起来,他指着许三观说:“你知道吗?为什么只有油漆匠会要你的血?家具做好了,上油漆之前要刷一道猪血……”

许三观听了这些话,摇了摇头,对他说:“你说这样难听的话,我听了也就算了,要是让我三个儿子听到了,他们会打烂你的嘴。 ”

许三观说完这话,就转身走了。他走出了医院,走到了街上。那时候正是中午,街上全是下班回家的人,一群一群的年轻人飞快地骑着自行车,在街上冲过去,一队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去。许三观也走在人行道上,他心里充满了委屈,刚才年轻血头的话刺伤了他,他想着年轻血头的话,他老了,他身上的死血比活血多,他的血没人要了,只有油漆匠会要。他想着四十年来,今天是第一次,他的血第一次卖不出去了。四十年来,每次家里遇上灾祸时,他都是靠卖血度过去的,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,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?

许三观开始哭了,他敞开胸口的衣服走过去,让风呼呼地吹在他的脸上,吹在他的胸口;让混浊的眼泪涌出眼眶,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,流到了脖子里,流到了胸口上。他抬起手去擦了擦,眼泪又流到了他的手上,在他的手掌上流,也在他的手背上流。他的脚在往前走,他的眼泪在往下流。他的头抬着,他的胸也挺着,他的腿迈出去时坚强有力,他的胳膊甩动时也是毫不迟疑,可是他脸上充满了悲伤。他的泪水在他脸上纵横交错地流,就像雨水打在窗玻璃上,就像裂缝爬上快要破碎的碗,就像蓬勃生长出去的树枝,就像渠水流进了田地,就像街道布满了城镇,泪水在他脸上织成了一张网。

一乐,二乐,三乐来到了街上,他们在五星桥上拦住了许三观,他们说:“爹,你哭什么?是谁欺负了你?你告诉我们!”

许三观身体靠在栏杆上,对三个儿子呜咽着说:“我老了,我的血没人要了,只有油漆匠会要……”

儿子说:“爹,你在说些什么?”许三观继续说自己的话:“以后家里要是再遇上灾祸,我怎么办啊?”

儿子说:“爹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这时许玉兰来了,许玉兰走上去,拉住许三观两只袖管,问他:“许三观,你这是怎么了,你出门时还好端端的,怎么就哭成个泪人了?”

许三观看到许玉兰来了,就抬起手去擦眼泪,他擦着眼泪对许玉兰说:“许玉兰,我老了,我以后不能再卖血了,我的血没人要了,以后家里遇上灾祸怎么办?”

许玉兰说:“许三观,我们现在不用卖血了,现在家里不缺钱,以后家里也不会缺钱的。你卖什么血?你今天为什么要去卖血?”

许三观说:“我想吃一盘炒猪肝,我想喝二两黄酒,我想卖了血以后就去吃炒猪肝,就去喝黄酒……”

一乐说:“爹,你别在这里哭了,你想吃炒猪肝, 你想喝黄酒,我给你钱,你就是别在这里哭了,你在这里哭,别人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。”

二乐说:“爹,你闹了半天,就是为了吃什么炒猪肝,你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!”

三乐说:“爹,你别哭啦,你要哭,就到家里去哭,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

许玉兰听到三个儿子这么说话,指着他们大骂起来:“你们三个人啊,你们的良心被狗叼走啦,你们竟然这样说你们的爹,你们爹全是为了你们,一次一次去卖血,卖血挣来的钱全是用在你们身上,你们是他用血喂大的。想当初,自然灾害的那一年,家里只能喝玉米粥,喝得你们三个人脸上没有肉了,你们爹就去卖了血,让你们去吃了面条,你们现在都忘干净了。还有二乐在乡下插队那阵子,为了讨好二乐的队长,你们爹卖了两次血,请二乐的队长吃,给二乐的队长送礼,二乐你今天也全忘了。一乐,你今天这样说你爹,你让我伤心,你爹对你是最好的,说起来他还不是你的亲爹,可他对你是最好的,你当初到上海去治病,家里没有钱,你爹就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卖血,卖一次血要歇三个月,你爹为了救你命,自己的命都不要了,隔三五天就去卖一次,在松林差一点把自己卖死了,一乐你也忘了这事。你们三个儿子啊,你们的良心被狗叼走啦!”

许玉兰声泪俱下,说到这里她拉住许三观的手说:“许三观,我们走,我们去吃炒猪肝,去喝黄酒, 我们现在有的是钱!”

许玉兰拉着许三观来到了胜利饭店,坐下后,许玉兰给许三观要了一盘炒猪肝和二两黄酒,要完后, 她问许三观:“你还想吃什么?你说,你想吃什么你就说。”

许三观说:“我不想吃别的,我只想吃炒猪肝,喝黄酒。”

许玉兰就又给他要了一盘炒猪肝,要了二两黄酒,要完后许玉兰拿起菜单给许三观看,对他说:“这里有很多菜,都很好吃,你想吃什么?你说!”

许三观还是说:“我还是想吃炒猪肝,还是想喝黄酒。”

许玉兰就给他要了第三盘炒猪肝,黄酒这次要了一瓶。三盘炒猪肝全上来后,许玉兰又问许三观还想吃什么菜,这次许三观摇头了,他说:“我够了, 再多我就吃不完了。”

许三观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三盘炒猪肝,一瓶黄酒, 还有两个二两的黄酒,他开始笑了,他吃着炒猪肝,喝着黄酒,他对许玉兰说:“我这辈子就是今天吃得最好。”

许三观笑着吃着,又想起医院里那个年轻的血头说的话来了,他就把那些话对许玉兰说了,许玉兰听后骂了起来:“他的血才是猪血,他的血连油漆匠都不会要,他的血只有阴沟、只有下水道才会要!他算什么东西?


共读时间:8月22日——8月31日


加入计划.jpg

wode


觉得文章有益

不妨点赞鼓励

也可分享给身边的书友

点击此处,免费读书.jpg

本期主播

昂九

本期编者

飞扬的尘


- 10 -

今天你读书了吗?

今天阅读后你收获了什么?

又想要有怎样的进步?

建议将自己的阅读心得分享至下方【随笔区】



想要提高看书效率?

加入我们,成为好书共读进阶成员。

每周分享思考后写下的200字读书笔记

坚持必有进步,期待遇见更好的你。

好书共读-进阶.jpg

未标题-1.jpg

文首-文末-每晚八点伴你共读.jpg


50
热门随笔
show pop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