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不》编辑眼里的大冰
杨叔叔
关注
80021
2017-08-18

作家很多,野生作家只有一个。

写书的人很多,大冰只有一个。

当下中国的青年作家里,这条山东大汉是个独一无二的异端,最不羁,也最接地气。

他的文字是有根的,有血有肉的。

他的这本新书《我不》,是本奇书。

他一贯的风格是只讲故事,不说大道理。懂的人自会掩卷沉思,含笑流泪。

他写的书和他的人一样,野性十足,笑骂由人,苦口明心。

仿如一瓢酒,可以慰风尘。

或许,若干年后人们才会明白,他嬉笑怒骂的背后,所传递的东西,有多么金贵。

认识他5年了,有时候觉得他是大神,有时候觉得他是个疯子。

有人搬出高层压他,让他写推荐序,被他一句“去你奶奶的”骂了回去。

有人提着百万现金请他挂名当主编,被他撅了回去,理由是懒得沽名钓誉。

有人开价半亿投资他拍电影,被他笑拒,却侠气地无偿授权了好几个穷困潦倒有才华的电影人使用他的作品。

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业界很多人说他是个傻×:不趁着巅峰期赶紧拍电影、拍电视剧,上真人秀圈钱,甚至微博上都懒得接广告,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机遇,这人太傻。

他甚至不允许我们出版他作品的精装版,理由是定价会贵,穷读者买不起。

每次新书上市我们都会和他撕一场,别人十几万字的书定价40多元钱,他30多万字的书稿,比别人厚一倍,却坚持只让我们定价30多元。

他想给他的读者省钱,能省几元省几元,为此,他主动向我们请求降低自己的稿费比例。

和其它成名作家不同,他不混圈子,不抱大腿,时至今日他依旧没有助理,没有司机,他也没车,热爱挤地铁。

熟悉他的人知道,他永远是一件破牛仔衣从冬穿到夏。

除了写书,他忙着败家。

他帮读者交学费,给读者上学路费,私下里一次又一次地给读者汇医药费。

他会在签售会上和每一个读者用力握手,握出了腱鞘炎。

别人都热衷在北上广开签售会,他热衷的是西南西北,各种边疆,他自掏路费,是最早去西藏、青海、甘肃、内蒙古、新疆办读者见面会的作家。

他说那些地方的读者难得见到活的作者,他如果去了,会带动许多作者都去。

他做到了,后来很多人都去了。

这条山东汉子对诺言是执拗的。

读者让他去南极写书,他酒后随口答应了,酒醒二话没说就去了。

他说要带读者去北极看极光,他做到了,所有的费用他掏。

他说要拿稿费给读者办免费音乐会,他做到了。3年来他送出了近千场,2015150场、2016300场、2017500场……不卖票,全部免费,谢绝了一切商业赞助,花的全是他的稿费。

我负责给他定期结算稿费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败家。

没有他不敢干,没有他干不成的。

他兴致勃勃地把自己活成了个传奇,出世与入世的平衡。

他从文坛黑马晋身为销量冠军,百万级图书销量的作家里,唯独他是每本书都可以卖到200万册以上的。

而他却从不自称作家,只说自己是头野生作家,只说自己是个说书人,是个讲故事的人。

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会改变你的人生,不过,一旦它做到了,就是一辈子。

 大冰的新书《我不》,就是这样一本故事集。

这本书,可以用来下酒!

 

进入圈子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打赏
|相关推荐
|讨论区
  • 诗不在远方
    回复
    2018-08-23
    一定得买好好好看看!